通常情况下,他们不会这么做的,在凌晨两点四十五的厨房里跳舞,Neymar和他,开着收音机,里面放着他们叫不出名字的乐队的歌,就着不太亮的月光。深色皮肤男孩把手放在他的腰间,他看不清Neymar的表情,不过对方总是脸上挂着笑,露出颇为特别的虎牙儿,眼睛眯成一条线。他的男孩轻轻地在他耳边说,Oscraque。
  Oscar不是特别会跳舞,作为一个生长在美洲城的男孩,他没有被给予这种天赋。但Neymar就有一种的魔力,让他搂着自己的脖子,在深夜里慢慢地摇摆。
——Oscar知道就算Neymar没有那么出色,自己也会心甘情愿地和他交换球衣号码。它本就属于你,Oscar这样告诉他。
  你也当属于我。Neymar笑着回答,我们两个会让全世界都为之惊叹的。
  但不是现在的他们,他们需要一支曲子,需要月光,沉浸在月光下,只这一刻。任何人都不会看到这样的Neymar,派对,赌场,酒吧之外,安静的,温柔的,深情的,完全属于Oscar的Neymar。
  “Neyney。”Oscar站在凌晨两点四十五的厨房里,望着他深爱的男孩回答。

——————————————————————————————

脑洞是 @敢为巴西 的!
歌也是她推给我的!
我写的超烂 不及他们十万分之一好!
就是被脑海里这个画面折磨得受不了啦!
糖是假的!不存在!
七夕快乐!

 
评论
热度(20)
Misery chick, babe
© Valenç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