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DR / Shalaska】女巫和第四十九州(一)

乌鸦AU


Alaska从未有过这种担惊受怕的感觉,这一切都要拜她的前男友所赐。操他妈天杀的Sharon Needles,她感觉自己的胃都拧在了一起。Alaska不停地扯箍在脖子上的红色静电胶带,她面前用来传递信息的小小方形屏幕上只有刺眼的白。

“我想吐。”她对Willam说。

Alaska猛地站起来——没有等Willam说一句安抚情绪的话,她冲出了化妆间。坐在原地等待的感觉像是在等待死神把镰刀架在她的脖子上,这不是Alaska Thuderfuck的一贯作风。可除此之外她又能做什么呢?就像她那段操蛋的狗屎感情一样,(抱歉又说了这么多脏话)到最后结果还是不会改变。Alaska站在剧院的后门口,独自面对那扇生锈的铁门和门外那片杂草丛生的野坡。

据说今晚西区那间著名的酒吧混进了一个城外人。这个消息就像瘟疫一样在国会区散播开来,顿时整座城都变得死气沉沉。这些城市居民对城外人的恐惧被夸张和放大到了可笑的地步,他们的确应当惧怕它们,这是Alaska和其他皇后为什么留在国会区的原因。但不是今晚,所有的国会区警察几乎都聚集在那间酒吧仔细地排查每一个人,试图找到那个亡命徒。Sharon Needles就在那间酒吧里,今天晚上她有一场表演,已经是两点四十八分了,Sharon没有一点消息。Alaska慢慢蹲在地上,托着自己的脑袋。

她从来没有想过她又会和Sharon共事,在这场战争爆发之前。要知道,在镜头前装作无事发生,甚至相谈甚欢是一回事,可重新朝夕相处又是另一回事了。事情就按照她预想的那样发生:起初客客气气,甚至可以开一些玩笑,她们之前经常在社交网络上这么做;然而接下来的几天里Alaska根本无法控制自己,她们开始莫名其妙地争吵,提以前那些破事。她对天发誓她只是想修复自己和Sharon之间的关系,使它不像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糟,但当她开口,当她面对着Sharon的脸时,她一切的语言艺术都失去了作用。

“我放弃了,”最终Alaska说,“我们真的不适合在一起。”再一次的,Alaska把她的全部精力都投入到她的任务中,谢天谢地The AAA Girls和Circus Show的演出不在同一号厅里。

可现在Alaska无比想要见到那张惨白的脸,那双带着白色美瞳的眼睛,她从来没有意识到自己是那么害怕Sharon的离去,真正意义上的离去——她是如此的害怕以至于都不愿意提那个D开头的单词。

Alaska感到自己的理智在随着时间的流逝一点点的消亡。她的同事们都离开了,因为西区的事今晚皇后们的演出取消,她们也没有等到Sharon的消息。Alaska没有办法装作他妈的不在乎,Willam决定陪着她,(“Sharon是我见过最聪明的贱人之一了,她会没事的。”)但她依然觉得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

“拜托……”Alaska无力地说,她抖得很厉害,冷冽的空气压进她的肺部。后院不会有人来的,Alaska清楚地明白这一点,整个国会区没有哪个角落比这里更像城外了。

如果Sharon Needles真的从她的生活里消失了,她要怎么办呢?Alaska的眼前发黑,她无助地靠着凹凸不平的墙面坐在地上。绝望一点一点,将她堙没了。

Alaska。

风吹过坡上的野草发出悉悉索索的声音,很快又消散了。

Alaska。

眼前的场景都变得模糊起来,昏黄的灯光模糊了物体的界线,灯芯中那个黑点渐渐地变大,最终成了一团黑影,盖住了所有东西。

Alaska!

Alaska感觉自己的肩膀被抓住,剧烈地晃了一下。她的眼睛终于聚上焦,一个金发男人正蹲在她面前,一脸关切地望着她。

是Sharon Needles。

“上帝啊,”Alaska试图支撑着自己坐起来,但是她抖得实在太厉害了,差点扑在地上,她的前男友连忙扶住她。Alaska慌乱地打掉Sharon的胳膊,伸手去摸他的脸,她的声音嘶哑极了,“操他妈的上帝啊。”

Sharon就在她面前,完好无损的,甚至换上了男装,他躲过了监察,逃回了剧院,他从后门钻进来,到了Alaska身边。

如果不是那头凌乱的金发和西装衬衫上的污渍根本看不出这个人方才捡回一条命来。Sharon的眼睛里似乎还带着点笑意,他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Alaska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她捧着Sharon的脸猛地吻了上去。

此刻四十九州女士的大脑已是一片空白。她的心脏在胸腔里剧烈地跳动着,她的手拼命地想要抓住什么,她敢肯定她扯掉了Sharon好几根发。她的旧爱毫无保留地回应她,实际上Alaska差不多是在啃咬Sharon的嘴,她瑟缩着让Sharon把她搂在怀里。可她还觉得不够,她需要感受到Sharon真实的存在,在这个一团糟的晚上,在她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之后,她不愿意让现在的场景像是一场美梦,所有的呼喊和欲望都在她的嗓子眼里,急迫地想从唇齿间挣脱出来,Sharon,Sharon,Sharon。


 
评论
热度(7)
Misery chick, babe
© Valenç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