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DR/Shalaska】把秘密都留在匹兹堡(一)

蕾丝边au

第一次写拉拉文学

一个很长的脑洞,随手划拉两笔

————————————————————————————————


Sharon Needles讨厌周六晚上,差不多是每一个周六晚上。这晚原本应该如一周的其他六个晚上一样单调乏味,如果不是她那在匹兹堡大学教书的丈夫每周选择这一天带不同的客人回家吃晚饭的话。Sharon不明白为什么“周六的晚餐”成了丈夫的保留项目,大概是唯一能够让他证明自己不是一个不善社交的书呆子的唯一途径。

这样的举动在Sharon眼里看起来就像一个癌症晚期患者努力把假发粘在光秃秃的头皮上来证明自己的健康,更糟的是,她可不会做饭,她只是把一堆速食从微波炉里拿出来,端上桌子,然后靠着窗户抽烟,听一群小有成就又自命不凡的中年男人谈论他们的文学创作。Sharon只是搞不懂自己作为主人妻子如此敷衍的态度和一顿难以下咽的晚饭是如何不让她丈夫这些朋友们感到厌恶并退缩的,后来她才意识到,他们根本就不在乎这个,也不在乎她这么个人的存在。

这周六下午,Sharon照例到离家最近的超市去买了熟食,今天晚上要来的是她丈夫的一位学生。之前他也偶尔会带他的“得意门生”回来,那些穿着漂亮碎花长裙的姑娘们,满脸堆着对她们老师的“崇拜”,时而发出傻乎乎的笑声,Sharon无比清楚她们的目的,为了通过考试,利用这个只醉心于文学的中年男人那点可怜的虚荣心,并以自己年轻的资本为傲,一举一动试图挑衅这个房子的女主人。不过Sharon并没有心思和蠢透了的少女们玩争风吃醋的游戏,她根本都不会看她们一眼,也不会刻意整理自己的头发,任由它们散乱地披在肩上。她只把饭菜端到桌上,也不动自己的那一份,然后去窗边靠着抽烟。

但是今天的情况似乎不太一样——说的不是索然无味的一桌饭菜,或者Sharon对待客人的态度,亦或是她手中烟的牌子,问题出在跟在她丈夫后面的那个女学生身上。

她与之前来过她们家做客的几个女生都不一样,在前几位的对比下这个叫Alaska Thunder的年轻姑娘有些过分低调和普通了。她个子很高挑,但是瘦的出奇,这使她鼻梁上架的那副眼镜显得更大了;穿着丝毫无法凸显个性的高领毛衣和只过膝盖的裙子;那头柔顺的金色长发倒是很漂亮,不过她自己似乎没有发现这一点,头上没有戴任何饰品,哪怕是最简单的发带头巾都没有。Sharon感到有些意外。Alaska抬起头,腼腆地笑了笑,那双灰绿色的眸子对上Sharon的, “你好,Coady夫人。”

Sharon怔住了。Alaska的眼睛看向自己的那一刻,她第一次从这个年龄的女孩眼里读到了纯粹的东西,一看她便知道:温柔,执着,并充满了对事物的狂热。她立刻就明白了这才是她那作家丈夫真正的得意门生,尽管她的穿着和她眼里所表达的东西并不相符,Sharon知道她不是在刻意隐藏。

不得不说Sharon总是看人看得很准,她有一种感觉,她远要比自己的丈夫更能懂他的学生。她明白,眼前的这位Alaska小姐还不是全部,她需要被真正的唤醒。瞬间Sharon就对眼前这个女孩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Sharon破天荒的勾起嘴角露出一个笑容,不经意地整理了一下自己有些凌乱的红发,然后伸出了那只没有夹着烟的手,“就叫我Sharon。”


 
评论
热度(5)
Misery chick, babe
© Valenç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