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地

那是一片金黄色的玉米地里,玉米的长势很好,每根玉米杆都又直又粗又挺拔。

唯独有那么一根,既不是那么高,也没有那么壮,他从来不和别的玉米杆争夺营养, 就自己一根杆静静地长着,长得很好。

农场里有一条大黄狗,它长得又大又壮,站立起来前爪可以扒到主人的腰,他的毛原本是光滑柔亮的,如果不在地里滚来滚去的话。

晚上它就守在玉米地旁,巡逻着提防着偷玉米的人,和乌鸦。

它老早就注意到了那根玉米杆,不知道为什么,它总觉得它是那样的与众不同。那根玉米杆,不算高,也不算壮,可大黄狗却觉得它是地里长得最好看的一根。

它总是踱到那根玉米杆旁边,困了就趴在那里睡觉,白天也是。而那根玉米杆似乎也默许了似的,总之就静静地站在那儿。

大黄狗觉得玉米杆是能感觉到它的,并且这个想法越来越强烈,它想要告诉它,它还想和它做朋友,可是它只能发出一两声犬吠。

但是没什么关系,它依然能感到玉米杆对它的喜欢,它肯定是很喜欢自己的。大黄狗坚信这一点胜过一切事物。

尽管它们无法沟通,但是它们还是相处得很和谐,比农场里任何两个事物之间的相处都要和谐。

但是,丰收的季节就要到了。

这意味着,玉米杆离死去不远了。

丰收之后,大黄狗还是陪在玉米杆旁边,它看着玉米杆一点点地枯萎,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No,stay with me。

大黄狗汪汪地朝那根几乎快要枯死过去的玉米杆吠叫着。可是玉米杆听不懂它的话。


玉米杆还是死去了,这片地,就要重新播种了。

十几年后,大黄狗也老死了。



Desmond第一次迈进军帐的时候,就注意到了那个士兵,他正笑着把手里的刀子抛向另一个战友。他长得又高又壮,金色的头发剃得很短,否则也应是光滑柔亮的。

忽然那个金发士兵就注意到他,他眯着眼睛盯着Desmond看了一会儿,眼神里透着复杂。

就像是他在哪儿见过Desmond似的。


“你叫什么名字,玉米杆?”


——————————————————————————————

其实这个脑洞还有前半部分 就是多轮回几次 比如狗尾巴草和油菜花 芦苇和向日葵(阿曼说我的世界里芦苇就是大一号的狗尾巴草:)

或者是一起老到死去 又或者一起夭折 

世界上所有事物 不就是这么一回事嘛 这辈子你欠了我的 下辈子还要还给我 能量总是守恒的(屁,不是这个意思

——但是唯一不会改变的是,他们会一直陪在对方身边,他们的心永远是在一起的。


铁民的一百零一个Desmitty脑洞

 
评论(20)
热度(71)
Misery chick, babe
© Valenç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