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DR/Shalaska】Boss Ass B1tch (一)

想不出不俗的名字,因为就是个很俗的故事,女魔头爱上实习助理:)

pwp

lesbian au

———————————————————————————————


如果放在半个小时前,Alaska怎么也不会遇见即将发生的事会是这样的走向。

对于她来说,在这一个月的实习期间最难应付的不是没完没了的加班,开会或者设计方案,而是面对Sharon Needles,她的上司。她不知道为什么那个女人会这么对她,处理各式各样的人际关系是Alaska的强项,更何况她本身就讨人喜欢,能力也不差,但是Sharon总能从她身上挑出毛病,并且从来都不把她当回事。

Alaska不明白她的导师为什么会花费这么多...

【RPDR/Shalaska】他的名字里有三个A

时间线在AS2夺冠后。

纯粹想开车

是刀。

————————————————————————————————


开头的肉渣


一个小时前,Alaska怎么也不会想到会发展成现在这样的场景。

当他录制完最后一集比赛,夺得后冠后,如释重负。Alaska卸了妆,换上衬衫和牛仔裤,戴上眼镜,但他没有心思管被发网弄乱的头发了,此刻他只想赶紧回酒店休息。

他终于走到了这一步。整整四年了,他一刻都没有停止过努力,他现在拥有的一切都是他拼了命工作得来的,他终于是“冠军Alaska”,而不是“Sharon的男朋友”了。

Sharon。想到这儿Alaska顿了一下。他们刚分开不久,尽管他终于可...

冠军之家

Season 4 - Sharon Needles

All Stars Season 2 - Her Girl friend

Season 10 - Her Drag daughter

Haus of Needles.

【RPDR/Shalaska】把秘密都留在匹兹堡(一)

蕾丝边au

第一次写拉拉文学

一个很长的脑洞,随手划拉两笔

————————————————————————————————


Sharon Needles讨厌周六晚上,差不多是每一个周六晚上。这晚原本应该如一周的其他六个晚上一样单调乏味,如果不是她那在匹兹堡大学教书的丈夫每周选择这一天带不同的客人回家吃晚饭的话。Sharon不明白为什么“周六的晚餐”成了丈夫的保留项目,大概是唯一能够让他证明自己不是一个不善社交的书呆子的唯一途径。

这样的举动在Sharon眼里看起来就像一个癌症晚期患者努力把假发粘在光秃秃的头皮上来证明自己的健康,更糟的是,她可不会做饭,她只是把一堆速食从微波炉里...

爱永远都不会消散。

【RPDR / Shalaska】女巫和第四十九州(二)

乌鸦AU

(一)在这里


不知道过了多久,Alaska放开了Sharon。她把他的嘴咬破了,大片的红色痕迹蹭在Sharon的脸上,分不清口红印和血迹。Alaska不肯撒开Sharon,她审视着面前的男人,似乎在反复确认这到底是不是真的,而Sharon Needles看着她,只是露出疲惫的笑容。

“我恨你。”Alaska说,她的情绪依然很不稳定,说完眼泪就淌了下来,她的妆差不多全都花了。“哦,Lasky……”Sharon拭去Alaska脸上的黑色泪珠,“死亡对于Sharon Needles来说就像是不会结束的万圣节。你不必再确认她是否是真实存在,就算她死了,变成僵尸,也会回来找你。”...

【RPDR / Shalaska】女巫和第四十九州(一)

乌鸦AU


Alaska从未有过这种担惊受怕的感觉,这一切都要拜她的前男友所赐。操他妈天杀的Sharon Needles,她感觉自己的胃都拧在了一起。Alaska不停地扯箍在脖子上的红色静电胶带,她面前用来传递信息的小小方形屏幕上只有刺眼的白。

“我想吐。”她对Willam说。

Alaska猛地站起来——没有等Willam说一句安抚情绪的话,她冲出了化妆间。坐在原地等待的感觉像是在等待死神把镰刀架在她的脖子上,这不是Alaska Thuderfuck的一贯作风。可除此之外她又能做什么呢?就像她那段操蛋的狗屎感情一样,(抱歉又说了这么多脏话)到最后结果还是不会改变。Alaska站在剧院的...

Misery chick, babe
© Valença. | Powered by LOFTER